一吐为快——女友与教授的那一晚

交友故事 一枝独秀 4953℃ 0评论

  之前说过我和女友(现在的老婆)大学期间曾在校外租房同居,那也是我们性生活的第一个高峰期,白天上课,晚上自习,回到出租房洗个鸳鸯浴后干一炮再睡,就是常规的一天。
  但是乖乖上课也就开始这两个来月,后来通宵看电影或者干到两人虚脱后通常会起很晚,如果没有人发短信说老师点名(穿衣服跑到教室一般不用10分钟),就会干脆逃课不去了,时间长了学业不荒废才怪。
  果然,同居的第一个学期期末考试,我们两个都各自挂了两门科。
  学校当时的规矩,同一期如果挂两门要留级,我通过申诉把一门的成绩改到了及格,只要来年跟低一级的学生一起重考另一门,过了就过了,但女友两门科目申诉都没通过,眼看来年要留级,丢脸先不说,关键是她父母隐约知道她在谈恋爱,多次表示要她和我分手,大学先专注学业,如果因此耽误学业那我们肯定谈不下去了,因此申诉失败后女友承受了巨大的心理压力。
  有经验的同学支招说,让她私下去校本部找两个科目的教研组负责人说情,我们两个没一点社会经验,屁颠屁颠就跑过去找其中一个负责人,结果那个老太太把我女友狠批了一顿,说学习不认真还尽想着投机倒把,女友出了办公室就哭了,安慰一阵后,我们还是开了点窍,买了200来块的东西去找另一门科的负责人。我照常在楼下等着,过了一阵子女友出来了,提着东西红着眼,我一看知道没戏了,正想去抱抱她,楼上有个男的招呼她上去,过了10来分钟女友又提着东西出来了,也不说话就示意我赶紧走别跟她站一块。
  走出了校园她告诉我,那个男的就是该科目的主管教授,第一次上去的时候只有他助理和几个学生在教研室里,女友当时也不会说漂亮话,又被他们数落了一番,礼也没送成,哭了一阵下楼来,后来那个教授(在隔壁的单独办公室)正好过来,听他们说了这事,就打开窗户喊她上去。到了办公室首先问了她的基本情况,女友好不容易有人愿意听,就把想好的全说了(隐去了谈恋爱和同居的事,谎称勤工俭学耽误了学习),教授听完倒是和颜悦色教育了一番道理,然后说成绩单还没上传,要改成绩可以帮她,但是现在他的学生和其他几个老师都知道了她的事,不好直接改,等下班之后他再带她去隔壁教研室开柜子改分,礼物就不收了,学生本来也没钱,然后彼此留了电话,女友就这样出来了。
  等回到租屋吃了晚饭后,教授打电话约她到校本部附近的一个小区碰面,女友觉得我去了也帮不上忙,不让我跟过去(我们校区和校本部比较远,但都是市区,公共交通还方便),我说万一天黑了你一个人回来我不放心,她说那你就在那附近找间网吧等我电话吧。
  到了地方,她跟教授回了电话一个人去了,我在网吧里转了一圈没空机子,加上心里装着事,就出了网吧,想着就去教授约的小区逛逛,反正也没人知道我是谁。到了那里发现就是相当于学校的教职工小区,比较老式,人不多,绿化很好很幽静,瞎逛了一圈,竟然碰到了女友和教授,当然是隔着很多灌木,两个人并肩慢走,能听见说话声,但听不清,我像个做贼的不敢跟紧了,保持大几十米开外,当时也没多想,就希望女友能顺利改好成绩。
  就这样跟了几分钟之后没有说话声了,我大着胆子绕着周围转了转,竟然跟丢了,又不敢打电话发短信,只能在原地等。等了半天突然想到改成绩不是要去教研室开柜门锁吗?怎么老在小区里散步啊,于是我又慢慢逛到学校里教研楼下,抬头看教研室单独开着灯,心想果然到这里来了,看来今天女友比较顺利。
  十几分钟后,教研室的灯熄了,我想着可能不可以直接改分数,还的看哪个错题可以不留痕迹的改正,然后酌情加分到及格,这比较花功夫吧。想着他们快下楼了,就逛到一边去免得碰上,正好逛到球场去了,索性边看球边等女友电话吧。
  结果人家打球的都散了还没接到电话,一看时间等了半个小时了,打电话过去是通的但没接,我心生狐疑,往教研楼那边走去,快到的时候远远看见教授的单间办公室正好熄灯了(因为窗户比教研室的小,一眼就能分辨出来),又远远多等了一会,看到女友和教授分别走出大门,像不认识似的分头走了,过了两分钟就接到女友的电话说搞定了。
  和女友碰头后,我直言不讳地问起怎么在楼上花这么长时间,因为我确实有点胡思乱想了,女友倒是蛮放松的,看来是肯定不用留级了,然后告诉我说教授帮她拿到卷子后先把错题教她改了一部分,然后去教授的办公室在电脑里改了分数,又泡着茶把剩下的错题都给她指导了一遍,我打她电话地时候也是差不多快结束的时候,她告诉教授是室友打电话来,教授就说也不早了,回去吧,于是两人就一起下楼了。我问她教授有没有动手动脚,她笑着打我,说我怎么那么坏,说教授人可好了,不像我,什么什么的。
  那天晚上回了租屋,女友不让鸳鸯浴,自己先去洗了澡,内外衣裤一并在里面洗了,等我洗完澡出来,又主动帮我吹,还不用我帮她做前戏就扶着我插进去了,原来下面湿滑的一塌糊涂,根本不用前戏,我问她怎么回事,她说心情好,犒劳一下我。
  最后成绩正式上传后,女友确实还是及格了,也免去了留级的担忧,但那晚的事有多少是真的如她所说呢,中年教授和漂亮丰满的女学生在空无他人的办公室待了大半个小时,只是在讲错题吗?这也成了我后来常常YY的场景之一,对我来说非常经典,毕竟我曾距离那么近。一吐为快,以后接着慢慢吐吧。

转载请注明:一枝独秀|夫妻交友|幸福村 » 一吐为快——女友与教授的那一晚

喜欢 (16)

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