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年,我们夫妻的第一次

交友故事 一枝独秀 3917℃ 0评论

  我一直在怀疑,我写下这些有没有意义,或者说,我在问自己,我为什么要这么做?这次的经历,是我生命里的第一次,如果回到数年前,看现在这样的自己,我一定会大吃一惊。她鼓励我说,她也想知道我的内心真实所想,算是给我们夫妻自己的一个记忆,所以,我还是决定把这写出来。也可以和大家分享我的心得。先介绍文中三个人:
  她:而立之年,性感高贵,美丽知性。
  我:年近不惑,明理和善,俊朗直爽。
  他:年近而立,知礼有品,帅气有型。
  从哪里开始呢?我觉得先从第二天早上开始吧,时间的排序有些凌乱,后面还有很多有关于这一早之前的经历交代。我之所以先从这段开始,因为,这是一次打击颇大的意外,不吐不快,就像牙缝里塞了肉,又酸又涨,一定要剔出来
  第二天的早上
  早上,我还在睡……
  昏天黑地中,听到隔壁“咔嗒”一下轻微的掩门声音,混沌中忽然意识到,这是从另一间房传来的。——她和他?
  惊醒,睁开眼。她正缩着身子往我这里跑,到床前时见我开着眼,她有些被惊着,一笑,闪过兴奋,包含愧疚。一边轻叫一声老公,一边没任何停顿的掀开被子,迅速钻入我怀中,身体使劲往我贴,什么也不说,手穿过我身下紧紧搂着我,压抑着喘气。我感觉她缩在我双腿间的腿脚冰凉,身体微微有些颤抖,蜷着,像受惊的小鹿。
  腿冰凉?……慢着!腿是裸露的,那她先前穿的长裤呢?(早上她起来梳洗时,我醒来瞄过一眼)如果是从另一间房出来……我忽然心像陷在沼泽,慢慢下沉。
  强迫自己平静,心存侥幸低声问:“怎么啦”?
  无声。再迟了几秒,她仰起头看我,近距离,是她一张兴奋、满足后潮红的脸,眼珠歉意的转着,嘴角却是抑制不住的欣喜。我心开始发凉。
  “我……刚才到他房间去了”。她盯着我,努力平缓的说。
  “轰”,尽管有准备,脑里还是一炸,身体软下去,眼前像切水果,各种混乱划过——发生了。终于。
  昨晚他和她那不成功的短暂结合后(我在场,他有压力,进入不几分钟就软了),他回了房(环境是两房一厅),睡前她害羞的告诉我,他和她说了,希望她睡在我们房靠门的床边,别穿内裤,半夜他会来舔醒她,希望能成功进入她,然后我们三人一起。然后她不知是试探,还是故意逗我,捉狭的说:“要不他半夜来了,如果你睡着了,我们就不打扰你,我一个人过那屋去?”见我起身扑她,她哈哈笑躲:“和你开玩笑的啦,看你那样……”关灯后很长时间里,我感觉她眼闭着,但翻来翻去睡不着,明显有些兴奋在期待什么(之后下半夜她曾醒来一次,瞪着眼睛望门外,被我瞄到),而我则心情复杂的防着,怕错过……却没想,我像守夜的人一样,意识半醒着防了一夜,一点声响就醒,却在早上松懈了意志,睡死过去,结果真的……
  “你们……嘿咻了”?我艰难的问,心存侥幸的期盼她说:没有。
  但,她眼睛抱歉的看着我,然后一笑:
  “嗯……嘿咻了”。
  一瞬间我有些发软,愣在那儿找不着北。
  感觉受伤。
  伤我的,不是他们的交合,那是我同意的,而是——筹划了那么久,发生了,我居然没在场!
  昨晚虽然她被他进入过,但没成功。而今早是我睡着了,她却和他……。我只痛心的想:现在几点了?我睡着了多久?他们干了有多长时间??
  “我爱你老公”……她看着懵逼的我,抱紧我吻上来,好一会儿,她头滑落贴在我胸膛:“好爱好爱你,觉得做你女人好幸福……”
  好爱我?好幸福??
  因为现在的愧疚、抱歉?——还是因为刚才的兴奋、满足?
  还是都有?
  我五味绞缠着,内心一股抑不住的失落和懊悔——我宠她、爱她,要给她生命中有这样精彩的经历。但没想到,这第一次,我身在咫尺,却竟然缺了席……
  遗憾。难受。
  但遗憾、难受着,下面却压抑不住有莫名的兴奋涌动,脑里开始脑补她和他亲热的刺激场面——怎么做的?她爽吗?爽成什么样?有想到我吗?是不是我在这睡觉她觉得更刺激更爽?不会连套都没戴吧?诸多问题,让我下面一点一点膨胀,顶住了她,我口干舌燥的问——
  “爽吗”?
  感觉到我下面的变化,她“哧”的一下笑出来,点头害羞道:“嗯,爽”。听着我急促的呼吸,她隔裤抓住我膨胀的地方,轻轻抚动着,像是抚慰,却又似挑逗。轻声问:“吃醋啦?”。
  我无法控制自己的兴奋:“吃。”然后:“他的……大吗”?
  “嗯,好大”她再笑。
  “长吗”?
  “长,好长”……“捅得好深,顶到里面去了”……
  我心一跳跳的疼,“有想到我吗?”
  “有,以为你醒了会过来……或在外面偷看……”
  “我不在……不知道你们在做,你…是不是更兴奋?”我说这些时,有角色互换,站在她角度感受的意思。
  她不好意思笑,脸贴紧我胸,点点头。艹!我心酸难奈。看她这幸福样,肯定是啦,要比和我做,更兴奋更爽吧?
  此刻我多余的想知道——
  “你高潮了吗”?
  “嗯”……她闭眼点点头,抓住我下面的手,力量慢慢变大,脸上微笑陶醉的表情,告诉我她在回味着意犹未尽。
  心疼!还搅入好多酸——我追问:“到了几次“?
  “两次”,
  “两次”?我开始酸的要发狂。
  “嗯,连续的,我手脚都发麻了,脸也麻了,现在还是”(这是她高潮的最高境界,我很久没让她这样了)。
  脸都麻了?!难怪钻我怀里时还在微微颤抖,我胸脯开始起伏:“你们做了多久”?
  “没多久,进去就十多分钟吧,他都没舔我”。
  “才十多分钟?说给我听,过程,详细的”,我拿开她的手,开始不争气地撸自己。
  见我这激动的表现,她扑哧一笑,然后凝神慢慢回忆:
  “…嗯…早上我起来后,他发了信到你手机——姐姐醒没有,叫她过来赖赖床呀,感觉我现在可以了。”(信是发给我的?看意思是想三人一起,我怎么就没听见?悔呀!)
  “看你一直都不醒,我想着如果我一个人过去会怎样?当时觉得好兴奋,于是就……”(原来她自己也这样想啊……)
  “进去时他还在床上躺着,我问他还没去上班?他让我靠他身边躺下,抱我在他身上,我们就互相抱着拥吻、抚摸(我们?互相??我的心开始持续发疼)……他翻过来压着我,隔着裤子摸我,过了一会伸进去,说:姐姐,你出了好多水……(隔着,就这么多水?而且这时她脸上浮出很兴奋很回味的表情,我的心疼完又疼)……他好激动,不想戴套,脱我裤子,我不许(稍微安慰,我吻吻她额头)……带好套他上来脱了我,分开我双腿压上来,进得好深,慢慢一边插还一边一个一个嘬我脚趾……(我醋!!!)……后来他双手插到我臀部下垫着我,顶着我的耻骨插,那样好深,感觉都顶到我心口了……(她开始有陶醉的停顿,我快速撸自己),……我们都不敢大声,呼吸都压着,怕吵醒你(操你奶奶,果然……),没到十分钟吧,我就到了,开始全身发麻……
  必须说,听到这里时,我就感觉我快被打沉了。
  心一阵一阵,一阵一阵醋酸……
  昨晚她还表态不会背着我和他,可今早我在这屋睡觉,她就去他那屋和他调情,和他压着不出声偷偷的干,还两次高潮!!……
  偷!我突然意识到,“偷”,使她享受到了巨大的刺激和乐趣!背负巨大心理压力对底线进行挑战,会给人一种更疯狂的快感和享受!这是人内心深处一种压抑着,却又一直都渴望释放的邪念……
  看不出,她竟也是这样的一个***!我胸脯起伏,心一阵阵酸疼,呼吸困难……但同时,却又无力抗拒另一种感觉慢慢的滋生——我觉得她比任何时都更加魅力四射,极至艳丽!让我又痛又爱!
  TMD!
  ……分裂。心情超难想象的复杂,有东西无比的想喷发,手上频率加快……
  “高潮多久”?我粗气嗤嗤的问,
  “不知道,感觉……很久”。
  “很久?有一分钟?两分钟”?
  “嗯……有……总共两分钟吧”(她明显在回想中再次兴奋起来,夹着我的腿,轻轻蹭我),“我记不清楚了,反正感觉很久,中间到第一次高潮麻得受不了了,就推开了他,趴过来,哪知他又从后面进来,又继续做,搞得我又接着到了一次,脸都麻了”……
  艹!我艹!!这么短时间,连续两次!!还搞到发麻!!
  我开始有些痉挛了。她美丽的脸,在我眼里心里开始幻化出夺魂的妖艳,要命的诱惑。
  “他是不是动得很快”?我挣扎着,想象着,
  “没有,不快,但感觉他很有力”……
  酸!我快被心里的酸激死了。这样你也能到高潮,那你该是有多渴望,多激情?……我闭眼使劲加速。
  嫉妒,嫉妒,嫉妒!
  各种嫉妒;极度嫉妒!
  这要命的嫉妒涌上心头,冲上头脑。——昨晚交合不成功是我在场打扰你俩了是吧?这次背着我才不到十分钟,就两次?!
  ——还手脚发麻!脸麻!浑身发麻?!
  ——还持续两分钟?!
  这说法还是顾及了我颜面的吧?也许还不止……
  我有多久没让她这样了?或是从未有过?我的心被彻底打疼了……这之后却产生了极其奇怪的感觉,那一刻我心里毫不犹豫的告诉自己,我要——
  “我要屌死你”。低喊一声,我翻身把她腿打开,看着她红肿的阴蒂,充血的阴唇,吻上去,吮吸,舔动……
  “啊”…她一惊,接着“贱老公…”哼一句。不知是我这激动的行为还是我口舌的刺激,很快,她的手就按住了我的头,“嗯…嗯…啊……”的低吟浅呼,臀部轻轻扭动起来。(待续)
  ======================
  接上文。
  “…老公,我这样了,你…还爱我吗?”不知是要虐我,还是真担心,她按着我的头,缓缓挺着下面哼哼着问。
  但这对我无异于是挑逗和刺激——你刚和别人搞完,我现在这样的表现,你还明知故问来问我??你爽的时候怎么不担心?贪吃又怕死吗?好淫荡啊,我下面被刺激得直抽抽。我明知很怂,却还是遵从此刻的内心,喔不,应该遵从下面兴奋如铁的老二回答:
  “爱…更爱…”。
  “呵呵…看你这样…让我觉得自己好坏啊…”
  “你难道不坏吗?”
  “…嗯…老婆不坏,老公不爱嘛,呵呵呵呵…”撒娇,然后一串舒爽的哼笑声……
  接下来更像是她在脑里为自己画像,画一幅她自己都心跳不已的浪荡像,刺激她自己,同时刺激我——
  …“他把我那里干得红红的,肿肿的,你还要不要…?”没想到平日里端庄高贵的她,会有这样180度的转变,让我越来越犯酸,舔弄着她满是避孕套味道的下面含混应着:要……
  “…喜不喜欢老婆这样?”
  “喜欢……”感受着她的兴奋,我没了脑,卖力拱着从她下面含糊答。只想让更她快乐。
  我的态度让她的情绪越来越兴奋。
  “那我那里也属于别人了喔……”也许她现在脑里正疯狂想着他,同时享受着我的服务,心里爽得不行,臀部开始一下一下上顶,把她那儿使劲往我嘴上送。
  “嗯,好。”想着他们两个背着我交合的样子,我被强烈刺激得精虫上了脑,什么尊严也不顾的答。
  “…哦…”她挺动也越来越快,手都抓紧了我的头发,“那我以后…还想要其他的大鸟鸟,给不给?”
  “给!真给!……”此刻我脑里已注满了淫浆。
  我才回答完,她身体就挺住不动了,脚踩着我的背,用力夹紧我的头,用力“嗯嗯”长哼着开始颤动。
  这还没几分钟?就又到了高潮?
  什么刺激了她?刚刚和他在隔壁偷合的记忆?还是我现在的举动?
  酸楚。
  刺激。
  在她高潮憋到头了啊啊啊啊放声大叫,推我的头,扭动着要逃之时,我脑充满了血,挺身,架起她双腿,刺入!狂抽!低喝:
  ——“我艹死你,小荡妇”。
  一时间,床剧烈摇动,她嗯啊之声不断。
  “继续说,你们怎么干的?”我逼问。
  “嗯…他抱得我好紧,顶得我好深…好爽……”
  ——“我干死你这个小荡妇”。我被刺激得发狂。
  她却再次挑衅的问:“吃醋了吗?……”
  ——“吃!…醋死了”。
  …“我喜欢他…喔…和你一起拥有我洞洞……”
  “他”字还排在前面?我发疯捅……
  ——“荡妇,我干死你”。
  她被捅得上气不接下气,“哦…我变成荡妇…你喜不…喜欢嗯?”……
  ——“喜欢!”我脑袋差不多空白了。
  …“嗯…我以后还要…你给不给嗯?”她得寸进尺。
  ——“给,我喜欢你爽”……我憋着气,用尽全力捅着说。
  …“嗯…我爱你,老公……我还要多多的大鸟鸟……”看我这样,她忽然激动抱紧我,下面配合挺动着,温柔无限的逢迎起我来。
  之后还有很多这样刺激的问答及对话。我发泄今早被弃的抑郁,也让我俩此刻的交合变得更加疯狂。
  想象着她(他)俩在隔壁压抑着,激情媾合的样子,感受着下面那刚被他干过的洞穴,我使尽全力冲刺。试图夺回我的领地,尽管它已无可挽回的被侵略;试图洗刷我的遗憾,尽管那只是一厢情愿的做梦。她不断刺激性地回忆、描述、提问、索求,我不断受刺激地追问、懊悔、兴奋、回应……她越这样,我越疯狂的对她索取,我怀疑这样下去会把她宠成什么样?但在那一刻,我什么也愿给她。
  最后我嘶吼着抽搐着用力喷射进她体内,她哼哼着死死抱着我相迎。完了我最后才想起,喘着气问:
  “他射了吗?多吗?”?
  “没。我没让他射”,她答。
  “为什么?”我好奇。
  “他一直干不停,搞得我手麻脚麻脸麻,麻得心脏都受不了了,我就推开他跑回来找你了”。她说。
  操!那为什么你现在不麻?我心酸得快皱成一团。
  对于她所说他射没射,我不在乎,那不重要的。重要的是我让她经历这个,最终会让她变得怎样?在乎的是她在这经历中表现出来那些本质的东西,我是否还能承受?
  我们曾经憧憬的未来,是否还可信?
  我和她的关系,会从此走向更好,还是出现瑕疵,心存芥蒂?
  这才是我在这次经历中饱受折磨,始终担心的——怕失控。
  也许有人会说,你都同意她和他爱爱了,还计较那些什么偷不偷的,她和谁又更享受的干嘛?累不累?她要走了人,你咎由自取呗。
  没错,但我遗憾这第一次,我居然缺了席。如果这事只是追求性的刺激,那当然轻松,她爱谁谁!我也不牛逼的说,有等着我挑的。
  可我还真邪了门就认她,打算和她一直走下去,享受生活。这样给她,是疼她宠她,不怕谁说我变态,变态的说法,每个人看法不同,这世上,还真就有虐恋一说。关键是我不相信,也不打算相信,除了样貌外,我还能有精力去找到一个像她这样,性格上合拍,能让我如此信任和亲近的女人。就算能找到,我靠!信任这玩意儿要多久才能建立啊?
  不是说她在我心中美成了仙,其实各花入各眼。美女多了去了,合适不合适你?——这个我认为很重要,过日子嘛,贴心才好。
  也有人说,那你TM担心这担心那的,就别玩这个,回去一日三餐,周末搞搞,在这装什么B呀?
  说得有理。可我天生讨厌平淡乏味的生活,我和她都认为那是在浪费生命。人生并没有多少岁月,每个年龄阶段人能享受的都不同。比如你还挂鼻涕,你不能享受这个,比如你拄拐棍了,你也不能享受这个。反正这事不开始也已经开始了,不发生也已发生了。回头不愿,我只能走下去,尽量小心。
  此刻我清楚,这事已发生再没回头的可能,只能调整自己的心理,接受一些已发生的事实。不是我矫情,非在这里纠缠她和他的这次“偷”,只是她曾答应不会,结果临时生变,这对我,绝对是一次打击力和刺激度都极强的突袭,猝不及防,结果让我一时心里抑不住有些失态。皆因为它的一半在我设想之中,另一半却突发在
  ——意料之外。(待续)
  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  写了那第二天早上的意外,现在回过头来,我把头天晚上的经历补充出来,你们前面的一些疑问,这里有交代。这是发生在我夫妻身上的真实故事,隐去了时间,地点,人名。不相信的,就当小说看。
  另外要说的是:这里面我心情的描写,是任何淫妻者面对当时都会有的“醋酸”情愫,绝对没有任何对单男“他”的不满和不尊重,相反,我们很欣赏他的高素质。如果“他”看到,务必请原谅我在这里写的这些涉及“他”的文字。
  头天晚上(上)
  终于到了再见面这一天。在等他过来的时候,妻穿了黑色透明纱衣,包臀黑丝,丁字裤,性感高跟,蜷着一双美腿斜倚在沙发里,配上她一张希腊女神般天然、美丽的脸,美艳,高贵,优雅,像一个妖艳女王。我看着就脑里抑不住对今晚有各种设想和期盼。
  开了红酒,和妻浅酌,聊他,聊我们,想我们今晚会怎样。虽然在网上和他聊了快两年,也见过一次面,但那次他只口舌刺激了她(因为还没了解,我们也没做更多打算),这也是在一年前了,所以,此时,彼此心里还是有一些东西要突破,有一些距离要拉近。我和她预想着今晚可能会进行的一些刺激场景,挑逗一下她的欲望,给她做心理热身,让她放下顾忌,放开心情。
  她嘴角含笑,听到我描绘到刺激荒诞处时,会“哧”的笑出声,眼神及脸上有害羞、疑虑、喜欢、担心及期待等。
  其实我这样,也是在给我自己鼓气,不至于想那些负面的东西,变得犹豫。毕竟这一次要跨越出那一步,让她和他,有切实的合体,然后三人。要使她能享受到这别样的刺激和快乐,她必须放得开,不尴尬,包括我在内。
  “你真的不后悔吗?等下我可要和别人……”最后妻问。
  老实说,我心情当然忐忑,他们真那样后,她和我还能不能坦然面对,我前面是一条未明的路。
  只不过,更强烈的是,我希望能用这个向她表达,我对她的宠爱;希望看到她在他人的性刺激下,控制不住自己,崩溃般的释放内心原欲,放纵享受三P带来的疯狂性爱。我猜,那一定会是她生命里从未有过的——美丽绽放,那一刻她的脸,一定有我从未见过的美丽。所以,我十分坚定的回答:
  “只要你开心,我你就不用管了。看你享受,是我爱的方式。我会非常愿意看到你释放自己,绽放自己的模样,只要你愿意,你可以坦然享受”。
  她眼里浮出甜蜜受用的光,但转又疑虑,说:
  “我还是担心,这样会让你……难堪……”
  “我同意的,而且决定权在你,在他做之前,你随时可做决定放弃”。我增强她的信心。
  “这是你自己愿意的啊,到时可别……”在我自投罗网,许下她免责保证后,她脸上呈现挑逗的坏笑,问:“那你担不担心我,会变很浪?以后偷偷和别人……”
  “不担心是假的,而且很担心。我不接受偷情。而这次行为,只是一次在性上面,三个成年人的开心。坦诚相对,我就觉得没什么。”我坦白地说。
  她动情的吻我:“老公,不管任何时候,我不会背着你和别人的,放心。我不知道我在你眼里是什么样的女人,如果你真宠我,想让我试试别的男人的感觉,那我就试试……”。接着她狡黠一笑,坏坏的问:“可你给我这样……我以后习惯了怎么办?”
  德性!我脑一热说:“你喜欢,就给呗。只要你明白我是在用这种方式表达对你的爱宠就行”
  ……
  晚上他上来时,一看到性感妩媚的妻,立刻手足无措,眼睛发直,下面很配合的隆出一团。
  拉他入座,灯调暗,酒斟满。我们聊天,说笑。上次见面后近一年断断续续的网上联系,每次都很激情,也加深了彼此的了解,所以在克服一些负面的担忧后,我和她做出了这次实现真正三人行的决定。几杯杯红酒过后,气氛渐渐旖旎。在聊到去年那次他没进入,但用口舌为她激情的服务时,微醺的妻非常应景的端着酒浅笑着,把诱人丝袜腿,优雅地支在了茶几上,一双桃花眼溜溜的瞥着他。他喉结几个起伏,迷离的盯着她,喃喃着:“姐姐,你好美……”下面却不知要做什么。我招手和他分别坐到了她两侧,轻轻抚摸她的腿,脚……
  大半瓶红酒后的酒意,化作了慢慢高涨的情绪,他开始把手插入她那诱人的纱衣里,抓揉她的胸,也同时亲吻她的耳根,颈脖,她哼哼着,受用的闭眼,双手一边一个隔着短裤抚摸我们的下面。
  像上次见面一样,我们也脱下了她的高跟鞋,一人捧着她一支小脚,嗅,吻,和舔,享用她薄丝下隐露的诱人玉趾、小巧足底。
  她的脚精致漂亮。
  我和他都很愿意用这种方式表达对她的性感和高贵的认可。期间还把她的足尖塞到了嘴里,吮吸,舔弄。她含笑恬静的看着我们,感受着我们对她这种另类的爱慕表达方式,身体和表情都表现出满足和惬意(事后她告诉我,看两个男人这样对她,她心理上好满足,好受用,弄得下面都潮嘲的)。当我和他分别从她脚尖,到小腿,大腿,大腿根部,来回的舔吻,她手抚着我俩的头,开始迷乱的小声哼哼。
  看差不多了,我让他先去洗澡,而我揽住她,问她:喜欢吗?想吗?她扑眨着大眼点头。
  我吻她脖子,耳坠,手挑开她的丁字裤,在她那已湿的蜜洞口,来回滑动,想为他等一下能顺利进入她,而多做些生理的铺垫,尽量打开她的情欲。
  不多时她开始手抚着我的头激动的说:老公,你把我弄得好兴奋…老婆的逼逼等下也要给他玩弄了…你们两个一起…。下面滑溜不堪,进入随时备战状态了。
  他从浴室出来时,我伏在她身下,她正把脚踩在我头上、肩上舒服的呻吟。我对他招招手,很快他和我各自用嘴堵住了她一上一下的两张口,她全无顾忌的舒服的哼哼着,下体轻轻挺动,一手抚下面我的头,一手抚他的脸,很是享用。
  再换过来,他在下,我在上,我把我那儿塞入了她嘴里,他在下口舌侍弄。她明显激动起来,哼哼声渐大,忘情吞吐、舔吮着我的命根,双手插在他头发里,用力按他的头,臀部由开始一下下的节奏上顶,变成了有力挺动,像要把他的头按进去……我开始嫉妒,就像上次见面那样,他又一次在口舌上打败了我,我不知等一下他那儿,会不会再赢我一次。
  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  我看着,想着,怕着,醋着,又兴奋着,原来半硬的下面,在她满脸受用的淫荡表情里,在她温润湿软的嘴里,一点点的朝最大尺寸鼓胀……
  他的舌功也许确实厉害(她告诉我,他似乎能把她阴部含在嘴里,把阴蒂嘬出来用舌尖舔,而且就集中在一点,不管她怎样受不了刺激扭身想摆脱,他都伸头随行,像吸盘一样牢牢吸住她,坚持不懈的给予不断舔动),就一会儿,她的断断续续的呻吟声,开始变成全然不顾的大声浪叫:
  …嗯…啊…喔……,
  …姐姐喜欢你的舌头,舔得我好爽…啊…
  …想要你的大xx……
  听着这些,就仿佛有一堆泥石从山上松脱,噼里啪啦砸我头上。
  她这一声声,一句句,似一刀刀,刮在我心上。我原以为能接受的场面,现在还只是口舌,就已把我弄得心麻麻乱。
  但也是她这一声声,一句句的淫呼,又似勾魂仙音,绝世春药,让我控制不住下面极限地膨胀,硬得难受。
  妻在他嘴上享受极了的扭着,吟着,他却始终没有进一步的行为,我想不如我回避,让他快点行动。于是我让妻和他先进主卧。而我转进另一间房里,躺在床上,打开电视,等待。
  等待什么呢?其实是为了给他一个我不在场的环境(但门只能掩着),以便他能轻松起来,能雄壮的在她身体里进行一个有力的穿刺,然后我再加入。并非我愿意这样,但我们之前有沟通过,我在场,他害羞,有压力,不敢。
  点上烟,我开始等。眼睛看着电视屏幕,有画面有声音,但慢慢的,我一点也看不进去了,耳朵竖向门那边,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
  ……他们在干什么?现在。
  刚进屋时,我以为能等待他们的这种相处,但我错了,我在自欺欺人。
  脑里开始出现各种画面。
  我尤其想知道我不在场,她对他会是什么反应。在这种情境里,在一个帅哥的挑弄下,她会想起我吗?会矜持吗?还是会身体臣服,不顾一切的发浪?而就算矜持,也坚持不了多久吧?
  我强迫自己不去想,眼睛停留在电视上,试图认真的看电视,分散我的注意力。
  一秒,两秒……十秒……
  然而,
  ……她在干嘛了?是不是互相抱着浓情蜜意?会和他说什么?他一定会把她舔的死去活来吧?她吃他下面了吗?该不会已经进去了吧?是不是什么也不管了套也不戴?我是不是该去看看了?……
  说好不打扰她(他)们,但没用,我静不下来,也许只有五六分钟,这一大堆的问题和念头就占满了我的大脑,我开始焦虑,不安。
  控制不住自己,我悄悄地来到他们的门外,门如约没关,留下的小缝隙足以让外面的人观察里面一切。床头一盏小灯亮着,两人还在床上躺着,抱着,吻着,轻声说着,互相抚摸。
  回去。强迫自己再看电视,每一个台我都不知道它在放什么,没意义。转台,再转,脑里还是那堆问题,还是那些场面……烦躁。
  不知过了多久,再摸过去看时,里面他已压在她身上,她双手环着他的背,但他除了抚摸,没其他动作。灯已经熄了,只有窗外繁华街道上的各种灯光透过纱帘照进来,朦胧,昏暗,屋内的一切活动归于隐秘,调情的人,可以更有情调的陷于靡靡,进入状态。
  靠!我心里复杂的骂一声,他俩关灯弄的这个昏暗环境,制造了一个专属的“两人世界”,是忘了还有我了吗?
  我说服自己宽心,就当他还害羞,关灯这事老婆也肯定是被动接受的,算了。
  断断续续听到他们在说着话,声音压得很低,耳朵竖着也几乎什么都听不到,只不时听到一些言语调情间暧昧的轻笑声,我心里像被猫挠一样难受,有种看着我被排除在外却还无法上前弄个明白的感觉。干脆不听。下了决心回房,心说这回不听到她的呻吟声就绝不过来。
  转台转台,却竖着耳朵向那边听。过了好久,可能也就十来分钟,怎么还是什么声也没有?关掉电视声音再听?怎么回事?
  再来到门边一看,昏暗中他已裸着,双手撑直在她的身体两侧,支在她身上方,臀部一下一下的,在她打得开开的双腿间上下轻轻顶动,她也配合着他的动作一下一下的上迎,并随着那节奏的一下一下轻声的哼吟。
  ——进去了??
  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  我心一阵收缩。瞪大眼,却怎么也看不清。只觉得那动作的幅度很浅,看他臀部距离她阴部的高度,不似已经进去,忽然又想,是不是拿一个G头在她那儿进出,玩挑逗的前戏?
  ——套呢?
  ——戴了吗?
  我有点着急,担心她一时冲动理智迷失给他裸交了。里面的动作幅度越来越大,她的呻吟声也逐渐高扬,但再看他臀部的距离,却还是不像已交合进去(除非他是象人族)。
  ……我要不要现在进去?如果进,他还没开始呢?会不会鸭梨山大又软了?
  ……可不进,我又……
  我脚下支着一只锅,烤的我不知该如何是好。
  说了不看的,等他们进行到激烈时才进来,现在看了,又着急。因为这毕竟是第一次让老婆尝试跟他人进行交合,而且还是在我不在场的情况下。安全问题还是担心的。
  里面忽然他在低声说着什么,她停了下来,两人低声交谈着,听不清,只似乎听见她说;“还是…&@#…吧”。
  一会儿他支起身向床头柜方向摸着什么,我才明白是关于套套的问题(后面才知道,她那时还穿着丁字裤,他只是拿枪头隔着短裤顶,只是我没看见),之前有和老婆沟通过,安全第一,看来她坚持了。(事后她告诉我,当时被他挑逗得很舒服,几次就差点想让他不戴套进去了。——这个骚妻,外表矜持高贵,一旦发了情,可就……)。
  可是拿套了,那不是马上要……我心情忽然很纠结。就这样老婆就要被别的男人进入了吗?她那么激情、自然、配合,就像……,就像他们才是一对情侣,一对夫妻!!那我呢?
  我开始感觉酸涩难耐。
  但事情的发展,还是没出意料,我和她的担心都不是多余的,即便我给了他和妻这样的独处时空,他还是没过戴套这一关,——还在戴呢,几下又软了(后来才知道,戴套让他感到被她排斥)。
  她坐起身,仰头送吻,下面手帮他前后套动,他双手捧着她的脸,贪婪的吻着,不一会他又把她放倒,再一次伏到她的胯下,很快,她那勾魂荡魄的淫叫声又起来了,一声一声,再一次似刀在刮我的心,也再一次一声一声似仙音,勾着我的魂,我下面便再次迅速的膨胀。
  为什么她这叫声,就这么销魂,那么好听,比我弄她,要强不知多少倍。是他太懂女人,舌功太厉害了,还是她觉得这种场景太刺激,够新鲜??
  她被弄得爽极,淫声浪语,不停用手用力按着他的头,双腿不停在他肩上背上乱撑乱搭,用力夹他,然后用下面顶他的嘴,像是嫌他的嘴不够卖力,我¥#@&*……
  看到她在他嘴下那种忘形的浪样,我竟然心里唰唰泛着酸,却同时也头皮麻麻的感到巨大的兴奋。
  为什么呢?我答不出。也许,观看到她的这我从未见过的淫荡的另一面,导致了这一切。
  也许大多淫妻者会有同样的感受。原以为你是她的唯一,你能给她最快乐的享受,直到看见她和别人也,不,是更,更风骚和激情,才猛然觉得,你是如此在乎她,她是如此美丽而有魅力,让你酸做一团,却又无比兴奋。
  然而事态接下来的发展,对我的折磨和刺激还远不止于此,就在我觉得她已经放浪不堪的时候,很快我又见到她展露超越我想象的一面,她居然开始主动出语挑逗:
  …“喜不喜欢姐姐我?……”
  …“嗯…姐姐下面好吃吗?……”
  …“一辈子让你这样要不要?”……(什么?一辈子??)
  …“姐姐好喜欢你的贱舌头,好想你的大xx干我,你想不想上来嗯?……”
  他一边口舌侍候,一边嗯嗯啊啊的不住点头。
  在我听得身体快发麻的时候,接着听到——
  …“哦…喔…想不想做我小老公,嗯…啊…喔……”
  小老公???!
  这都说出来了?我脑里一个滚雷,嗡……。
  不知他迅速抬头回答什么,她极其开心的哼笑出来,像是从心底里溢出来的满足,声音酥荡得让人丢魂。然后她很快在他更疯狂的口舌刺激下,变成一条被按住的鱼,不断在他手里,嘴里拼命扭动、弹跳,试图挣脱,拼命压也压不住的销魂、而声嘶力竭的喊声回荡房间……
  我原不想把她这些话写下来,因为这无可质辩的表达了她对他,至少那一刻,身心已绝对的全面性开放。这残酷的昭示了那刻我作为老公、作为男人的失败(她应该知道我在外偷窥,却还是对他脱口说出那些话)。她对他说的那每一句话,都重重颠覆我对她的认知!!但为了叙述这事情全面的真实,以及为何后面我会感觉需要再重新追求她,我还是都写了下来。

转载请注明:一枝独秀|夫妻交友|幸福村 » 那年,我们夫妻的第一次

喜欢 (15)

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