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风玉露一相逢,便胜却人间无数

交友故事 一枝独秀 5156℃ 0评论

  因为大家都知道的事情,所有春节只能宅在家里了,闲来无事,根据以往写点故事,非科班出身,所以讲究着看吧。如果大家觉得还凑合,我就慢慢写下去,要是没啥意思,我也就不继续了。
  11月,杭州九溪。
  秋天的九溪,五彩缤纷,绿的、黄的、红的色彩,加上溪中的倒影,恍如仙境。
  九溪路旁边的民宿里,两个洁白的身体缠绕在一起。
  “宝宝,你在日本读PhD时,除了读书,是不是去拍AV了?LIly试探着问着。
  “拍AV,才不会呢,你知道我们学医的多少辛苦;再说了去拍AV,哪有睡你这样的人妻尤物来的刺激,你说是吧?Jerry 淫荡的回答到。
  Lily是一家银行的经理,35岁,有一个在互联网公司工作的老公以及一个可爱5岁的儿子;她和老公是相亲认识的,最初两人也是干柴烈火,随着时间,慢慢的夫妻生活一月一次、两月一次,每次也都是老公急匆匆的上来,没有前戏,丝毫不顾她的感受,插入有些干涩的阴道,又匆匆结束;很多时候她觉得自己更像是一股保姆,每天帮他洗衣做饭,晚上还是他的泄欲工具。房事结束后她看时常看着旁边昏睡,鼾声四起的丈夫,想着Celia的话:女人啊,要在年轻时好好的享受男人,不然等我这个年龄,只能找跳广场舞的老大爷了。
  “啊,宝宝,你好棒” Lily呢喃着,虽然她的双眼被这个陌生的男子用领带蒙住了。但她似乎身体更敏感了,而这个男人的前戏就像他之前承诺的那样,舌头时而在腹股沟轻轻扫过,时而挑逗着阴蒂,时而用唇含住她的阴唇,舌尖在花瓣之间。
  Jerry 是一家外资医院的医生,未婚。自从那个最爱的姑娘背叛自己后,他似乎没有了爱的能力,总喜欢找有夫之妇。Lily是他通过一款社交软件认识的,刚好他这周要到杭州出差,便约了她前来相会。
  Lily向左侧卧在床上,Jerry双手有腹股沟向上游走的同时,舌尖撩着她的耳朵。有人说性爱高手都爱耳朵,因为某种程度上耳朵是阴唇的另一个化身。而且根据自己的经验,对耳后皮肤、耳朵、耳垂的刺激以及偶尔的吹气都会让女性湿成一片的,身旁的这位女性看来也是如此。一边调戏着她的耳朵,左手从她腋下伸出握着她的乳房,揉、捏、拉、提、弹一点点的攻击着乳房,始终不曾触碰到乳头。而右手则慢慢的慢慢的一点点一点点的划着圈在腰部盘旋。
  “宝宝,你快操我,操我的小骚逼,我下边好痒啊”Lily突然的淫语,让Jerry下体瞬间又膨胀了几分,因为他知道自己是个淫语爱好者。就像在东京,老师教的那样:每个人获取快感的方式都不一样,有些人靠触觉,有些人靠视觉,而自己对声音更敏感。无论是隔壁的叫床声,还是身下女人的淫语都可以。
  “快用你的大鸡巴操我,我要”,Lily一边叫,一边扭动着身躯。心里在想:这个认识的男人不会有病吧,前戏都做了1个多小时了,自己全身被他用手抚摸了一遍,又用舌头亲吻了一遍又一遍,自己下边都流成河了,他却始终不插入。
  “你穿上风衣,里边什么都不穿,去前台帮我买罐红牛回来,我就满足你” Jerry在她那边说道。
  此刻的Lily,面色绯红,全身瘫软在床上,拆掉领带遮住的双眼,看着已经下床的小祖宗,内心抗拒不已。在爸妈那里她是乖乖女,在老公和他同事那里是温良贤淑的贤妻良母,在单位那里,她是偏冷的女神。而这个刚认识不久男人,竟然让她真空穿风衣去前台买东西。
  “去吧,你说今天都听我的,我会给你想要的高潮” 他在旁边淡淡的说着。
  11月的九溪,有点冷,酒店的大门开着,一阵冷风从脚腕吹进Lily的风衣里,顺着腿爬到了阴道那里,她突然觉得一点点从未有过的兴奋,就连前台男人有些粗暴的眼神都让她下边湿润的更厉害了。她拿着红牛走过长廊,幻想着会不会有个男人从别的房间出来,粗暴的扒掉她的风衣,然后从后边强暴她。她闭上眼睛,全身燥热的更厉害了,可那个男人还没有想插入的意思。
  她又回到了这间屋子,看到他在拿着Mate30Pro 调试着什么。
  “红牛买回来了”她说道
  “恩,先放桌子上吧。刚有人看到你了么?”
  “前台的男人看了”
  “你下边更湿润了么?
  ”恩,是有一点“
  ”衣服脱了,躺下、腿叉开,我帮你拍些不露脸的照片”
  须臾之后,Jerry又开始疯狂的吻着她的全身,从臀、腰、背、颈、耳到胸腹。并把手机给她说,手机里有你乳房、下体的照片,还有你呻吟的录音,你把这些发给陌生人,让他们看看你淫荡的身体,听听你淫荡的呻吟。
  “我发了,可以让我含你的鸡巴么,我上下两张嘴都好饿,你都玩了我2个多小时了,还不给我,我想要你,坏蛋,我想你操我”
  “先发了再说”,他一边抚摸着她的乳房,一边说。
  几秒钟,手机里收到了别的男人的回信,有的声音说:母狗,你好骚啊,我想后入你。有的声音:是混合的那女的叫床声。有的说一起视频做爱嘛?有的发来爆着青筋的阳器图。
  Lily看着这些回复,幻想着信息背后的画面,她忘记了自己是谁,只知道下边好湿,想要东西插入。她把手伸向了男人的下体,而男人却躲开了。她有些不解的望着这个陌生的男子。
  “隔壁房间还没人入住,我刚看了门开着,你去隔壁给我拿个火机过来”
  她只想有个东西插入下边,她起身拿起风衣就要穿上。突然他把风衣抢了过来。
  “我让你裸体过去拿”
  她突然有些愤怒,对这次见面有些后悔,这个男人和她互相亲吻、触摸了2、3个小时,还要她真空穿衣服去大厅,发自己的裸照和呻吟给陌生人,到现在却不曾插入。是自己不够漂亮吗,是自己身处不够性感么?现在竟然让自己裸体去隔壁拿火机,万一被人看到怎么办?可谁让自己承诺说这次肯定都听他的呢、
  Lily轻轻推开门,探出头看了下,还好走廊里没人,她飞快的跑到隔壁房间,在电视机旁边找到火机就飞也似的跑了回去,在进去的一瞬间,她似乎看到了走廊那头有个男人看着自己……
  “你真棒,你比我想象中好多了”男人吻了她额头说到,又把领带拿起遮住了她的双眼。把她抱起来放在了床上。
  她觉得自己好疯狂,这一刻她不再是女儿,不再是谁的妻子和母亲,不再是谁的上司,只是一个女人。一个幻想着被人蹂躏的女人。眼睛黑乎乎的,她感觉自己躺在夏天的海边,有风吹过。她想着前台男人的目光,想着刚才收到信息里男人的调戏,想着他们粗野的插入着她,想着刚才走廊看到她裸体的男人,她的身体有些紧张……
  有只手轻轻抚摸着她的乳房,有只舌头吻着她的耳朵。
  伴随着“太太,您是我见过最性感的女人”的声音,她的下体被一个温软的渴望已久的东西塞入。那一瞬间,之前全身积累的一点点、一丝丝的快感全都聚合起来,就像海边不远处的波浪,冲到头顶,又退到全身,周而复始……她忘了一起……
  晚上,她回到家里,看着带娃的老公,有些内疚,便上去吻了老公。
  “老公,你最近辛苦了,你看今天周五,我们一会儿把儿子送到爸妈那里好嘛?
  夜里,夫妻二人似乎找到了恋爱时的状态……
  丈夫睡着,她拿着手机去了卫生间。
  ”金风玉露一相逢,便胜却人间无数“他的一条信息,让她下体有湿润了起来。
  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  ”叮铃铃,叮铃铃“ 闹铃声响将Jerry从睡梦中吵醒,他伸头看了下窗外,落日的余晖下,院子里几个小朋友在嬉戏。
  许文杰一家应该已经到了吧,他心理想着。
  酒店的泳池边的躺椅着一个男人,她看着泳池里妻子的美丽酮体思绪万千。
  一转眼,自己已经三十多岁了,也着自己的一家广告设计公司,还有一个善良美丽的妻子和6岁大的可爱女儿。而妻子也有一个青春靓丽的大学生变成了韵味十足的少妇。
  自己的妻子任盈,在市里的一家小学当老师,曾经师大校园令很多男人魂牵梦绕的她,现在和自己过起了平凡的日子。虽然作为老师,她每天穿着非常朴实的衣服上班,但是在夫妻生活中她开放、淫荡的完全是另一个模样。
  ”嘿,文杰,想什么这么入神呢?泳池里的妻子突然笑盈盈的望着呢。
  “老婆,你知道的呀, 你看我和你商量都3年多了,你就答应我好不好,就一次。”张磊撒娇似央求着妻子。
  “呸,你个下流痞子,哪有你这样把老婆往别的男人床上送的丈夫啊。不理你了。说完就一头扎进了泳池里。
  他叹了一口气,点上了一支烟。
  3年前,他和老婆爱爱时说,老婆,我再给你找个几吧干你好不好?我想看着别人的几班插入你下边,想想都令自己兴奋。
  ”好啊,你敢找,我就敢做“
  虽然床上答应的干脆,谁知道,下了床,老婆就翻脸不认。一说这事,就骂他神经病。一下骂了他大半年。
  之后这2年多,虽然老婆不再骂他了,但是却说要自己挑男人。可自己从各种途径找了几十个单男了,都被老婆一概否决了。这次出游也是新找的Jerry的主意,就碰碰运气吧。
  ”盈盈,我们回去吃饭了,酒店餐厅已经开门了。“她对着泳池里的妻子说到。
  回到房间,任盈去了卫生间冲澡,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虽然美貌依旧,可终究有了岁月的痕迹,再过几年或许就真的变成皮肤松弛的老婆婆了。
  要不,就答应老公的请求试试?她心理想着。
  才不要,万一以后他嫌弃我,不要我了怎么办?心理另一个声音对她说。
  她打开淋浴间的水龙头,有着水珠从头顶流过,就像前男友王伟的手,到现在还是那么令人怀念。
  嫁个老公之前,她有个男朋友。他们一起经历了2年的大学时光,操场、实验室、无人的教师、深夜的小树林里都留下了她的叫声,还有那冬季的教学楼顶,校园里一片白茫茫的,她撅着屁股,感受着凉风和撞击。王伟说,他要在学校的每个地方操她一次,这样毕业后再回母校,走在任何地方就都能听到她摄人心魄的呻吟声。
  再后来,她们搬到校外同居了,他们就像真正的夫妻一样开始每晚回家,做饭,然后做爱。有时王伟的同学也会到他们的小家里聚餐喝酒。
  有一次,王伟拿了gj奖学金,对学生的他们来说好大的一笔钱,后来这批钱发下来的时候就到冬季了。于是就邀请了他宿舍的另外3个同学一起在租的房子里吃火锅,喝着喝着,有两个同学和女朋友一起回去了。剩下单身的张磊和男友还在喝,最后拉着她一起加入了酒局;冬天的酒啊,入喉很辣,越喝越暖,加上屋里的暖气,到最后她穿着一件薄薄的毛衣看着眼前的两个傻男人。
  “张磊,你看兄弟找这个嫂子不错吧,要脸蛋有脸蛋,要身材有身材,要技术那床上技术别提了”,男友眯着眼,醉醺醺的说着。
  “哥,你真幸福,兄弟羡慕,来,再走一个……”
  行了,你哥俩别喝了,都凌晨12点多了,感觉结束吧。你同学都回不去宿舍了。
  “兄弟,那你委屈下,今天在我这儿睡沙发吧。最后他同学推让了下就决定沙发住一宿了。
  洗漱之后,回到床上。旁边租户的情侣的叫床声在夜里格外的响亮。男友就开始不停的挑逗她,她有些微醺,最后只记得张磊也加入了战局。她两个嘴各含一个,那一夜她幸福的就像个女王一样……
  ”咚咚咚”,卫生间的门响了起来,“盈盈,好了没?好去餐厅了。她穿好衣服,和老公走进了餐厅。也许周末的缘故,餐厅里稀稀拉拉坐满了度假的人。
  按照之前预定的标准,老板端上了饭菜。他们刚吃不久,一个人朝他们这桌走了过来。
  “不好意思,现在人有点多, 我能和你们拼个桌么?Jerry站在桌边看着许文杰。
  ”恩,坐吧,人是挺多的,老婆你没意见吧“
  “没事,都是出来玩的。一起吃吧。
  ”老板, 我的菜放这边,还有一瓶黄酒“Jerry和老板说着。
  一边吃,一边聊。Jerry看着眼前的这个女子,这个Q里看过很多次她裸体的女子,不免有些敬佩。可以聊蒋勋,可以聊毛姆,也知道弗洛姆,甚至渡边纯一、亚当 德永她也能聊上几句。慢慢的餐厅的人基本走光了,她和徐文杰夫妻,也已经2瓶黄酒下肚了。许文杰看上去已经不行了,摇摇晃晃的。
  Jerry说,我们回去吧,杰哥好像醉了,我扶他回去。两个人就这样搀着他走到了204.
  许文杰去洗手间洗了把脸,说“”看你们聊的这么好,你们接着聊,我去前台买包烟”就直接出门了,但是他把门没拉到底,虚掩着……
  他在走廊里徘徊,脑子一片空白,就像自己最重要的东西就要丢了,可自己却还有点期待,脑子里的痛苦、挣扎、兴奋,他被情绪湮没着……
  他看了看表,已经一刻钟过去了,自己仿佛经历了一个世纪那么长,他轻轻推开虚掩的门并关好,房间里没有声音、床上也没人,他突然有些失落,或许夹杂着庆幸,不,还是失落更多一些……
  “嗯、啊、你轻点”
  似乎老婆的声音从卫生间传出来,他突然像打了鸡血一样,走到卫生间门口,卫生间的门关着。下边有个通风的空隙,于是他俯下身,看见四只洁白的脚交叉站着,一股血冲上大脑。她脑海里浮现了小时候的那个午后,她爬在家里的门缝,看到妈妈和一个男人的四只脚,也是呻吟声,也是这样的四只脚,他发现自己突然有些发抖,他想推门进去,斥责那个男人说:滚,你不是我爸爸。可他却迈不动自己的步子。她看想推开卫生间的门走进去,他却颤动的没有力气,她就那样趴在地上,时间又回到了以前。
  他只是个小孩子,他感觉到孤独、无力,他身体颤抖着,兴奋着。他发现里边的妻子竟然蹲了下去,似乎在帮那个男人口着,她晃动着身体,发出着 啧啧 的夹杂着口水的声音。他有些恍惚,那些午后,那些夜里的场景又出现了。
  任盈在不停吞吐着这个男人的阴茎,他拍了拍她的头,她知道是让自己站起来。他有转过她的身体,臀部对着这个男人,她知道这个男人是个臀控。
  “你看下门口,你老公在那里趴着看我们呢?你叫大点声。
  任盈突然觉得口干舌燥,她有些兴奋。她俯下身体,撅着屁股,等待着君王的亲临。
  门外的许文杰,有些待了,这个姿势是他记忆最深处的姿势。是那个男人和母亲的姿势,也是自己最兴奋的姿势。而现在自己的妻子,竟然崛起屁股,等着另一个男人的插入,他觉得此时的妻子才是最性感的。
  他下体膨胀的难受,他想推门进去,可这次出游之前,Jerry说过,他只能看,不能插入他妻子。他只是一个观众。
  卫生间夹杂着流水声的呻吟,脑海里记忆中的画面,他觉着自己浑身要爆炸了,却无处发泄。
  他转过头看着窗外,灯光下夜色真妩媚……

转载请注明:一枝独秀|夫妻交友|幸福村 » 金风玉露一相逢,便胜却人间无数

喜欢 (16)

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