威海,月朦胧,海涟漪

交友故事 一枝独秀 1114℃ 0评论

  若不是偶然与偶然的邂逅,恐怕究其一生我也不会知晓,在灯火阑珊的小城之滨,也会有那么多色彩斑斓的故事,那些女人的呻吟、狂欢、肆意和温柔,如同海水荡漾开去,留在心中无尽缠绵。
  虽然是男子,以前的我并不渴求那些风花雪月,桃色纱舞。却一经体会,如醉如痴。我已记不清缠绵过多少个双人床,在多少个女人臂弯融化,听过多少高高低低的呻吟浅唱,十几个,不到二十。那些体温温暖了我,那些欲望滋润了我,那些柔情弥漫了我,而我,也更加柔和与美好。
  慢慢说来吧。
  第一次。
  走进威海聊天室,心有所想,多少带着企图。但我并不是那些色欲熏心的无赖男人。在我看来,纯粹为了身体的接触是可耻的,我不否认那份缠绵的美好的炽烈,却更希望披上一层朦胧的纱。(也始终保持着这份心态和柔和)。或许,这也是为何我成功的概率比较大的原因吧,我并不是抱着要占有对方什么的心态,而是怀着尊重和渴望的美好去诉说。
  话说回来,讲讲我的第一次。
  那是一个下午,一个名叫“罂粟”的名字吸引了我,罂粟,你若见过,一定懂得那花朵的绚烂和肆意,一定知晓那果实的诱人和无法自拔。我便带着这样的憧憬,与她攀谈起来。由名字说开去,一路愈加投机。我们聊了很多,从罂粟的美艳和孤独,到无人懂得的妩媚和渴望,到打开新世界的繁华和美好,引用了楚门的世界中那新的世界,说起了那些宋词元曲,想象着彼此在高高的楼顶,在巨大的办公桌,在局促的人声繁华的小卫生间里,做那样最神秘、最直接、最渴望的事。
  仿佛听得见她的渴望和喘息越来越重,我果断的抛出“要见你,要你,要带你走向新的天地,飞到从未有过的高度”的话语。一阵沉默,我知道她只是在犹豫,而心思早已经随着我而去。于是我留下“我这就去安排”的留言,就飞奔出去开好房间(这个习惯我也一直保留着,就是只要女人动心,我一定尽力创造任何条件,哪怕对方反悔。要知道,女人的感觉最珍贵!)。
  之后,我又回到电脑前“姑姑(她让我这么称呼她),一切都安排好了,随我来吧,去接受那无限繁盛的花海。”当然了,少不了性的撩拨和对自己身体的夸赞(我却绝不用直白的话,因为那对女性不尊重,而且我确实自身条件很好,不仅大小、长度、时间。甚至技术和心态都很好)。于是她说“真的要吗?”这话里已经有了半分默许,只是需要再加一把力就可以抱紧。
  “是的,请闭着眼,感受我炽烈的温度吧。”
  “呵,这是姑姑的第一次(外遇),好紧张。”
  “也是过儿(引用神雕侠侣啦)的第一次,姑姑,你真好!”
  “那我们走吧”呵,“恩!”
  于是约定了地点,立刻赶了过去。
  到那以后,左顾右盼没有找到人,突然发现对面公园里一个女子往这边不断张望,身材苗条,带着帽子看不清脸庞,但是身材好,已经好了一半,不是吗?于是,我满怀激动,又故作镇定的走过去。
  她略有闪躲,在前面快步走,我疾步追上去(颇有些男追女,彩蝶舞的美丽)。当即抱住“好姑姑,可想死我了!”然后,我们急匆匆赶去房间。
  一进门,我就紧紧地抱着她,她也主动地脱下外套、帽子,据她说她四十多岁,可是看容貌,比一般三十五左右的女人还要好,更重要的是,身材极好。黑色的紧身衣紧紧的裹着玲珑的玉体,线条在我双手的揉搓下愈加圆满顺滑。
  我们忘情的接吻。彼此的唇舌如同两只戏耍的鱼儿。我的一只手托着她的身体,另一只手不断上下游走,在那柔软的双峰上感受娇喘的气息,在那润滑的溪谷里感受潮热。
  我不断吻着,吻下巴,吻脖颈,吻肩膀,含着耳朵丝丝柔柔吹起,用牙齿俏皮的轻咬她的耳垂。用舌尖不断拨弄她的玉颈。她已经完全融化,整个人在我怀里如水温柔。
  “姑姑,我要”我一边吻着,一边喘息着说。
  “快来!”
  于是我将她拦腰抱起,吻着压在床上,一点点吻着退去她的衣物,因为穿的不多,紧紧是一套紧身衣,很快就只剩下了内裤,暗红的蕾丝,藏着终极的神秘。
  我贪婪的湿润的吻着,一寸不留。
  在她娇喘和要求下仍然继续挑逗,两只手揉搓着两颗红樱桃,又慢慢褪下内裤,将头埋了进去……一点点味道,但是淡淡的,女人下体不会脏的,要尊重她们,呵护她们的一切。我用舌尖探触、唇角摩擦、牙齿轻轻的咬咬。很快,她的腹部一阵颤抖,嘤咛着求我。
  我也忍不住了,将那对准……在这之前,我特地在进入前给她看了一眼,第一,我哪儿很漂亮,第二,你想想着女人看着你就要进入的坚挺会不会很激动和刺激?
  性是美的,就不多说了。总之,第一次我有些太急,就在她身上耕耘了20多分钟结束了。第二次,又彼此翻云覆雨,龙凤颠倒的做了近一小时。彼此都很尽兴,也很舒适。我很反对那些一得手就疯狂占据的男人,只要数量不求质量,是很不尊重女人的。
  我抱着她,轻轻摩挲着(女人爱爱完,特别是高潮后很需要爱抚,男人们不要把外遇的女子当成你们发泄的工具,她们更敏感和孤独,为何不多一刻关注。)。转眼时间过去了,我看看表,该接老婆下班了。于是,温和的与她说着情况,彼此很开心的道别。
  后来,因为在某一个场合见到她(原来还算熟人)。这段关系彼此都默默放下了,毕竟熟人之间多有不便,何况女人更需要安全感。尽管很美好,来不得半点勉强。

转载请注明:一枝独秀|夫妻交友|幸福村 » 威海,月朦胧,海涟漪

喜欢 (5)

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