以身相许并其他

一枝独秀 一枝独秀 3179℃ 0评论

那夜听着海浪声入眠,一浪一浪的声音近得好像任何一个不小心,人都会被卷走,卷入大海深处,并就此销声匿迹,不被察觉。

清晨的时候落了些雨,地面湿湿的一层,空气里有股夏日黄昏的湿热。我穿了背心,刻意将文胸搭在车座椅上,带着一种晃晃荡荡的感觉,一个人走到高处的平台,看着眼前的海,以及天上浓到来不及散开的云层。我想,我要靠在栏杆上,写一首诗,写一首以他开头的诗,这样才对得起眼前太平洋的汹涌。

然而记忆里有一幕手拉手踩在沙滩上,又勾着头回望那两串脚印的画面……也有岩石上并排而坐互相亲吻的画面,更有浪花近旁被背在背上差点滑倒的画面……记忆有些凌乱,心情就拥堵了。这时又有人来,站在我一侧,和我在同一个角度看海,或许他也在心里想要默写一首诗,要纪念一点什么,所以我离开了,不惊扰地。

我慢跑着走了一个坡度,去冲澡,冲掉自己的睡眼惺忪和胡思乱想。

所以那天始终没写成一个字。

就这样空荡荡地回到了家。还是喜欢这片已经渐渐熟悉的土地。徐说:我就觉得昆士兰白底红字的车牌看着挺别扭,路上右转向的标识也很奇怪,空气比悉尼潮湿,还没有黄记煌,去一个地方也不知道怎么抄小道,只能跟着导航走……呵。就像一个人不喜欢另一个人,总能说出一长串理由。而喜欢一个人,又看不到那个人的缺点,或者极容易忽略或原谅。还好还好,我们就只想安然地生活在这个地方,熟悉地做事。比如每次去药店都会和华人店员打招呼聊天,徐还经常和一个西人小伙子握手拍肩say hello;去快递公司会和管纸箱的刘叔寒暄,和接单的一个广东女人闲聊……甚至卖茱莉蔻的小店员也开始和徐有点打情骂俏的意思……今天那店员还说她和老公认识四个月结婚已经以为自己是闪婚了,徐说我们认识七天就结婚了,她们瞠目结舌……嗯,生活当如此轻松随意。

我也很感激能有这样忙碌的机会。以前也忙碌也焦虑,但劳心太多,付出和得到相差甚远。现在则好很多,身累心不累,多走一家药店,多接一单就有看得见的回报。以前的焦虑和忙碌别人总会误解为悠闲的风花雪月,也会闲言碎语地认为我寄生于有钱男人身上,呵,关于此我懒得解释……也许是我太会制造浪漫,太会给平淡的生活上色。即使现在每天忙累到凌晨两三点,我也能让日子多出点遐想来,也会营造一种暧昧氛围。看我微博和微信朋友圈不枯燥吧?连广告都有些趣味在里面吧?有时候想想,我的确是个会利用细节的人,比如早起要钻到徐怀里温存下,要裸着身子开着房门搔首弄姿地自拍一下,  做饭也要徐帮着系一下围裙……没事就问“我能坐你腿上吗”然后坐上去抱着亲吻几下,问:你爱我吗?有多爱呢?像什么爱什么一样?每天这样的话题在我的口里至少说三次。然后再离开,说句“其实我只是想来捣乱下”……

我常常会装可怜,问徐“我能钻你怀里一分钟吗?”“你能亲我一下吗?”“你能给我泡茶吗?你不泡茶我就渴死了”……也常常在红灯亮起的时候,亲他一下,摸他头一下,然后说句“爱你”……嗯,跟他分享生活里一切的趣事,包括让人难以启齿的梦境,以及各种期待和幻想,还有不同人发给我的色情段视频。今天还有人问我:“徐不是你老公吧?”哈哈,我觉得这是个无需我回答的问题。

虽然夏令时结束了,和国内时间只差两个小时,今天还是太晚了,徐已经熟睡,始终滴答滴答,窗外隐约有风声。我大概因为喝了一杯速溶咖啡,现在睡意寥寥。说到咖啡,又是一串故事。不说这个故事了,讲个我今天突然回忆起的一个小故事。完了就睡。

在我还没结婚的时候,或许还在西安上学,时间的确已经十分模糊。有次坐车去一个地方,印象中我坐火车,徐纠正我结婚后才第一次坐火车,而且是和他。好吧,就当坐的是长途汽车,当时我是个标准的文学小痴年,看到对坐或者邻座有个中年男子(现在叫大叔),捧着一本《收获》或者《小说月报》,而我手里也是一本类似的文学期刊,大概是《北京文学》。所以后来这中年男子就和我搭上话了,问我平时有没有练笔,我说我有写些东西,他就自我介绍说他是《人民检察文学》的编辑,让我可以把我的作品发给他,投稿。我当时有感觉遇到伯乐的兴奋。就这样留了他的地址和电话。完了还真的发表了一短篇小说上去,可能还有几十元的稿费,都忘了。再然后就是我继续投稿给他,有一天他说我的稿件需要修改,问我有时间面谈吗。我一想也不远,也就三四十公里,就坐车去了他的单位。当时是一个工作日的午饭时间。

到了他的单位,他接我去他的办公室,也是宿舍。在小地方,经常宿办合一的。那时候是夏天,他迎我进了房门后,就把自己的毛巾往一个脸盆里一扔,似乎还不是清水,说:“天热,擦把汗。”我摆摆手说不用,其实我心里难以接受的是用别人的毛巾,而且还是在脸盆里用过的水……后来故事没什么稀奇,他借故给我修改稿件,几次把手按在我肩膀上,并欲行不轨,我挣脱了,稍微出了点声音,他就不敢动了,因为毕竟在单位。后来我就赶紧借机走了。当然,我的文学梦也因此碎了一角,也开始不大喜欢会写东西的男人。

我对徐说:也许那个时候我还是个处女。

徐哈哈大笑。

呵,其实现在我的观念又有很大改观。女人爱才子,理所应当。甚至有时候觉得不知如何去爱才恰当,才足以表达彻底的倾慕,以身相许都闪现过好多次了……哈哈,这话题不继续了,不许继续猜想和联系。我睡了。

转载请注明:一枝独秀|夫妻交友|幸福村 » 以身相许并其他

喜欢 (3)

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!